电力建设者:我见过高原上最美的风景

网站首页        工作动态

有时,01:与灾害相伴走在路上,瞥见前面的那座山正在落下。石头上布满了灰尘和烟雾,我们就站在旁边等山稳定下来再从下面穿过。洪水过后,我们经常要帮助受灾群众恢复供电。据我们所知,有分散的栅栏或村庄,有三四米深的泥石流。我们踩着被山洪冲倒的巨石和大树,为受灾村民搭上电源。这些在外人看来惊心动魄的场面,无非是我们事务的一部分。

"高原上的电力建设是一件伴随着自然灾害的事情."这并不是说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灾难中,虽然我们不能!这意味着我们事务的各个方面都与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密不可分,我们事务的所有环节和细节都需要从防灾、减灾和避灾的角度来考虑和规划。

最美的风景是什么?先卖个关子吧。

阿坝州风景秀丽,春天野花美,夏天长草莺,秋天红叶,冬天海,冬天银。我们的建设者去过全州很多景点,但是我们见过最美的景点是什么?那.不像天堂的九寨沟,不是世界上最近的遥远的大沽冰川,也不是蜀山皇后四女山,更不是草原上的净土!

02:“头号敌人”,作为一个高原建设者,在建设过程中关注外界,除了数百公里外的家人都是气象站发来的天气预报。我们必须根据气候条件科学地安排施工,以预防和避免灾害。诚然,严格执行防灾要求,执行施工规范,确保施工宁静和工程质量,是增强我们抗灾能力的关键环节。

阿坝州位于四川高原西部,地质构造脆弱,气候恶劣。很多地方植被稀疏,土质酥脆,山和峡谷的差距很大。山上的土岩容易崩塌,规模略小,造成滑坡。电力建设的每一个环节都不时遭遇这场灾难的“围剿”。例如,在运输材料的过程中,滑坡很容易导致道路堵塞,从而导致无法将材料运输到作业点。从山上落下的飞石也对我们建筑工人的个人安宁构成潜在威胁。

更麻烦的是,大部分塔都是站在山上的。山体滑坡通常会导致塔架基础松动或悬空,塔架倒塌,电线断裂。施工期间,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重建。这肯定会影响工期。——公司作为国家电网公司的建设单位,正在实施“三区三州”、“农网升级”、“扶贫”等重大建设项目,保障藏区民生,助推阿坝州区域经济社会增长。项目的延迟意味着这些项目不会实时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另一个影响是增加工程数量和材料投入,从而增加企业成本,甚至造成损失。公司作为市场的主体,必然会对企业的持续成长和服务质量的提高产生不良影响。

每次跟别人说自己的事,都是在阿坝州搞电网建设。对方城市像看到外星人一样惊讶,问:“生命随时有危险吗?”

03:为了完成我们在全线警备,灾难中的建设任务,电力建设者们几乎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戒备状态”。在项目的初始勘探阶段,我们将仔细勘探项目所在的区域,特别是检查是否存在滑坡、洪水和泥石流的隐患。如果发现隐患,我们会像设计师一样实时调整方案,避免隐患点。

去年我们在小金县进行李姣路和卓晓路的搬迁改造工程时,发现卓克斯富边乡高家村和菜园子村有很多塌陷点

在项目建设过程中,我们发现电力建设存在灾害风险,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协调实时验收措施。例如,我们倾向于通过提高标签来提高项目的抗灾能力。提高施工标签可能会增加我们的施工成本,但它可以抵御灾害的入侵,使我们的工程成本可控。更重要的是,坚实的电力基础设施将为老年人提供更强的电力保障。

很多人认为山川震动的毁灭性地震是高原电力建设和电力设施的“第一杀手”。其实并不是这样。地震虽然影响大,破坏力强,但频率低,供电设施从规划设计上避开了地震断裂带,即使震害程度有限。对我们来说,“真正的敌人”是阿坝州高山峡谷的突然滑坡。

地处青藏高原与成都平原交界处的04:最美的风物,阿坝州,与平静的岁月相比,是一个灾害多发地。且不说2008年汶川地震,2013年汶川泥石流,2017年6月24日茂县高山崩塌,2017年8月8日九寨沟地震,几乎每年都是大灾,冬天冰雪灾害,夏天洪水泥石流,大小规模的滑坡飞石。

所以阿坝州那些陡峭的山峰可能几千年来都没有人去过,甚至连鸟兽的脚印都很少。但是,在建设者眼里,我们的“头号敌人”往往潜伏在那里。

2019年,阿坝州汶川地区发生特大洪灾,一个新建输变电工程位于灾区重点区域。由于灾难形势继续严峻,我们的参与者非常紧张,他们都把心放在喉咙里,祈祷这个项目能幸存下来。过了几天洪水退去,我们去工程现场勘察,新建的工程毫发无损,依旧屹立。——后不久,公司调试设备后成功投入运行。

是的,我在高原上见过的最美的风景是四川嘉盛电力建设有限公司的建设者们修建的电力设施,那些被自然灾害破坏后依然屹立不倒的电力设施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唐玲玲 黄世涛/文)

2020年10月16日
浏览量:419
收藏

工作动态

公告公示

京ICP备xxxxxxxx号